萤火虫小姐

回想的衰年

  年轻的摩斯探长,是一个衰年。临时委派待命之前,他刚刚打好了辞职信。在衣着考究的英格兰,他的衬衫和西装总是耷拉在身上。他智商极高,可又不是像谢耳朵那样的讨人喜爱的nerd,也没有忍耐呵护他的好室友。我猜他不喜欢很多人很多事情。溢于言表的之如对大学同窗在学术界鬼混的自以为是,默默的如躺在病床奄奄一息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顽固老父亲。他好像愤世嫉俗,但实际上,他很善良。 
   
  拯救他于荒野乡村的灵魂偶像和幻想对象,愤怒无望之下犯了2起命案,他维护了女神的尊严,在女神陨灭后放声大哭。 
   
  大学同窗和仪表堂堂的文学教授打赌开玩笑,致使一个少女的死亡,他愤怒地指责。 
   
  可是,或者说“就是”,他还是一个衰年。前女友在跟他订婚后又和前男友复合,他很挫地成了替代品。 
   
  条分缕析、敏锐如鹰仅仅是一个天性而已,就好像你我生来就会吃饭呼吸一样。 
   
  他有一张不那么长的马脸。但是好像这并不妨碍暗恋他多年的同窗在和他重逢后的喜悦。 
   
  虽然是个衰年,可是还是有人喜欢,喜欢他一生,不是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