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理智与情感,无情与有情

  4月份开始,压力山大。偶然在论坛上看到悬疑推荐list,快速翻完一系列带着“悬疑”意味的小说,这个被推荐list里面就有《沉香如屑》。 
  4月份的成果不算理想,甚至可以说挫败。但是我却意外收获了“放松”。真的发自内心感谢作者苏寞妹子,我随后翻完了所有的苏寞小说,这真是一个聪明、冷静、理智的创作者。(嘿,昨天我一口气看完了攒了很久的《魔鬼的颤音》,虽然还没有真正结局。) 
   
  很遗憾,苏寞写连载的岁月里,我还是怀抱《…文学…》不放的文学“痴汉”,坚信网络小说里不可能诞生有价值有意义的作品。实际上,我一直也没有理解,我的一位很聪明的逻辑课老师,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是他所见的真正爱情。 
  而我今天想的却是,我很后悔,以前上学的时候,没有恣意汪洋地去攫取有趣味的东西。 
   
  以下《沉香如屑》读后,献给作者苏寞,感谢你的创造给我带来阅读的乐趣和美感。 
   
  无情的神仙世界,理智的上神上仙 
  即便是三帝之一的应渊,也会想着,不要被紫虚和元始比下去。在论道台上舌绽莲花的容玉,也会自嘲自己尊为上神,实际上凭的不过是资历,而不是战绩。 
   
  对应渊来说,他的价值是迎战邪神,完成帝座的使命。可以想像,应渊对战邪神的心态,是不是跃跃欲试、但是也会带着一点患得患失呢?最后他被血鸢啄瞎眼睛,受魔气蛊惑,脾气暴躁、失手伤人。只怕是他自己的心魔,本来是想一战为自己正名,结果却是得不偿失。 
   
  应渊瞎着眼睛在昆仑树下遇到颜淡,其实,他遇到的是一个天庭的异类。 
  爱制沉香的人,捧着桃子削给池子里的小鱼吃的人,对着小鱼念念叨叨的人,总归是一个有点情趣的人。何况还师出名门。 
  九重天里有那么多神仙,偏偏只有一个颜淡出现在这里。偏偏只有一个颜淡那一天一个人走了过去。 
   
  颜淡刚刚化成小人的时候和少年应渊结识,这是一段缘分。 
   
  对着小鱼念念叨叨的颜淡得不到回应,她的师傅她的同门也未必对她的千奇百怪以为然。 
   
  这么一个颜淡,得知了自己可以剜心治好应渊后,怎么可能不去为他这么做?颜淡机智又聪明,但是她并不遵从天庭的理智。 
   
  也许颜淡剜心,是被那一句“等我睁开眼睛,一定一眼就能认出你”打动。但她一开始并不认定自己是为此付出的。也许并不真的特别期待应渊的回应。 
  但是这是剜掉半颗心啊,还受天打雷劈。 
  我们不是也有这种时候,我不计较地为你的付出,也许我并不要求你同等的回报,但是,我是不是因此也会在你面前变得有那么一点不同了呢? 
   
  应渊呢,最初把自己困在昆仑树下,就是打定主意准备自生自灭的。因为他并没有战胜邪神,还是同紫虚和元始一起。他在三帝中树立自己的位置,这条路很不容易。 
   
  瞎眼的疼痛、被昆仑树吸噬的虚弱和暴躁,这也是不好受的吧。 
   
  但是当他醒来,他并不会首先去惦记那个颜淡。他有他的理智和使命。他是三帝之一。而邪神还没有被战败。 
   
  他们再次相遇时,应渊并不会多少觉得颜淡于他是不同的。难道他明辨不了是非,任由掌灯污蔑吗?因为他是帝座,他要做的无非是理智地惩恶扬善,同时不给人落下口实。 
   
  如果剜心和天雷地付出,不一定能换来爱情,也许颜淡还是可以再受一次天雷。她可是师出名门啊!但是,如果剜心和雷击后,他眼里的你,和别人并没有多少不同呢? 
  那这真是颜淡的情劫。 
   
   
  忘记、等待与找寻 
  800年忘川,不算后来逃离黄泉、来到人间的日子。颜淡都没有忘记。 
  从颜淡跳下轮回道起,直到再次在铘镧山与颜淡相遇。颜淡试图忘记了多少年,余墨就等了多少年。也不算,这之后的日子。 
  十世轮回,最后一世为人,还在梦里追着一道影子。这是应渊等待的日子。 
   
  唐周拾到地止,帝座归位,颜淡转过身去,说恭喜。 
  余墨找了十年又十年,一眼看到和花精一族前来的颜淡,把手里的茶盏握碎了。 
  唐周发现他已经不想再去寻找自己的记忆了。 
   
  谁知道狗腿莲花精心里藏着隐隐的没有忘记的伤痛呢。 
  余墨明明不是想明白了么,听戏的人听多了,就会入了戏。 
  唐周不是也不准备再去寻找了么。 
   
  神仙世界的设定,时间延绵无期。800年,苏寞笔下的一个数字。你我有生,也许很难体会。 
  有一部电影叫《被偷走的那5年》,白百何后悔了,可以失忆然后找回失去的5年。 
  这个神仙世界,最该失忆的不是颜淡么?最不该失忆的不是应渊么? 
   
  孤独一直都在 
  开篇的颜淡,是一个很热闹的人。看上去她好像到处都是小聪明,其实她真是聪明。 
   
  读着读着,就体会到无处不在的孤独。这孤独里,也许有一点荷花香气。 
  我们总对自己说“认真的人不会输”,这其实也是安慰自己吧。 
   
  计都还不认真么?耐心、济济野心,最后也会在碰到冥宫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了吧。这很残忍。(当然,如果他真得偿所愿控制上天下地,那便是良善之辈受残忍。) 
  余墨也很认真啊,总是抱着一本术数。可是上古九鳍之余一人。 
  颜淡不是说么,不当妖,好孤独。 
  应渊很认真,但是也会觉得,自己不够有资历有资格。凭的只是先天的机缘。 
   
  每到此时,我总会忍不住想,这是怎样一个神仙世界?这不是正在人间么。人性幽微之处,心与智的分离,有情苦于无情,绵长不绝的时间... 
   
   
  写作手法 
  苏寞妹子还尤其擅长在小说中埋线,反复阅读发现草灰蛇线的过程,真是有趣又惊喜!
  打乱时间的叙事。把原本的抽屉打散,看似混乱实则有序地拼接在一起。手法超赞!忍不住联想到先前读的《占星术杀人事件》。 
   
   
  最后,我想要像苏寞妹子一样努力,打破工作中的各种屏障,不断向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