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无题

我想写下我无数次引以为憾的过去,和我心中汹涌澎湃的4月,从此,我会诀别旧我,成就一个新新人类。

4月的有一天傍晚,我和team member一起在桥底下聚餐。面对饭间汹涌而来的质疑,我差一点没忍住掉眼泪。
我是在骂自己:谁叫我是一个软弱的人
呢?在分歧和辩驳面前,我总是忍不住选择和解,是和解不是妥协。那真的是我所认定和要维护的吗?那真的是打动我的理由吗?
那晚回家的公交没有亮灯,暗黑的夜色掩饰了我的脸。我流了一路眼泪。心带着一点痛感的畅快。
这是一次让我有生以来体验到痛感的成长和变化:我将为维护我的论点而战。

2009年我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3个月后随即选择终结。2012年6月割舍。就在昨天中午,我给了自己一个交待:farewell,without regret.
年少无知且猖狂时,非要让所有人都不讨厌你,非要让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以牺牲自己的感受为代价,这是愚蠢,但并非可耻。
我以背负罪感的方式忏悔,迎来我对旧我的宽恕。

我依然会是宁愿长途跋涉也不会停歇的人,但不会再想着成为一棵树了。

最近一个月的项目我心里非常焦灼。是应该就此担起责任、一往无前,还是继续在硝烟中隐藏,享受内心虚假的安宁?选择前者,我就要每日披荆斩棘,不断把生疼的心放在火上炙烤,然而我不会再焦灼。选择继续逃避,我会很快乐,然后在快乐的缝隙继续焦灼。
我是在独处时才能恢复体力的人。
我也是更想对自己“负责”的人。
当我对自己说,请对陌生人保持忍耐时,我做到了。
当我对自己说,请对partner保持克制时,我做到了。
我想,当我对自己说“尽力”和“负责”时,我希望明天的我,可以做到。

2009年春天,我在北方的一趟公交车上哭了一路。到了餐厅,继续哭,到了车站,继续哭。我知道当日的心,就是一根悬浮在漩涡的稻草。
因为我用“应该”和“必须”代替了“我想”和“我要”,既然我那日选择不正视自己的感受,那么苦涩的结局是罪有应得。
既然我愿意去成为一个一个“标签”,那么我的心活该被蒙蔽。
即使我是一根稻草,我也希望我自己知道是。

追随我的内心,为我心中的愿望而活。因为我的内心不会再像前半生,有一个“想”与“不想”的交战。那么,farewell,我的前26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