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两首歌

A geordie boy and a stargazer sails to philadelphia, a dear old sister has a show on a matinee. 

引子,随便说两句。 
在《Sailing to philadelphia 》里,一个乡下男孩儿和一个占星师,野心勃勃地往上爬。现在,他们老老实实地干着分内事,身份卑微,毫不起眼。他俩合计一起去费城,闯荡一番,说不定还能混到上流社会去。 
而在《one more matinee》,一个饱经沧桑的老演员,只能在日常电影里重温昔日的荣耀,明日黄花,总是叫人哀怜不已。 
何不说是,社会流动在这两首曲子里的缩影。Dixon 问Mason,怎么能相信美国人的自由?他还是有担忧的,两个人的力量有限,单凭两个人四只手,从社会的底层往上爬,前方是什么的荆棘坎坷不说,这究竟是不是只是个天大的谎言? 
Dixon的怀疑和忧虑有道理。看那个韶华已逝的昨日之星,曾经,她离社会的顶端有无限近的距离,彷佛依然置身于高贵的royal society,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便迅速凋落,从下往上爬的梯子多难攀登,从上掉下来只一个不小心的趔趄。 
说不定,Mason-Dixon组合很快地历经坎坷终于拨云见日看到前方无限希望,但谁能说那个DEAR OLD SISTER 就不是他们的未来?许多人的未来? 
Social Mobility,以前看《美国悲剧》《嘉莉妹妹》,只读成一个个野心家,不顾一切地出卖了自己,只为了空虚的荣华。其实,哪里是这样的遭唾弃的故事,每一个社会,每一段时期,都会有底层向上层的流动,既然上层为了控制下层许下了空头诺言,怎能禁止底层的勃勃野心?既然上层制造了一个个虚无和传奇,怎么能阻断对底层的无尽诱惑。 
只能说,很残酷很无可奈何,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自由被限制在控制里。 
主唱的声音饱经沧桑,前凑的吉他和结尾的弹奏很好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