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混沌的第三层之听《牛羊下山》

 困顿的午后,趴着睡了一会儿,听周云蓬的《牛羊下山》。想到一个词,清水,或者是用铁观音泡的清茶水。
  《不会说话的爱情》有周云蓬和小河的两个版本,在反复听的时候,忽然觉得心情飘了起来,一种满足的喜悦,好像我要从这里跳脱出来,飘到另一个地方。“绣花绣得累了,牛羊也下山了”,“你去你的未来,我去我的未来”,这太美好了,我手里敲打的字不能很好地表达。分辨不出来哪些清冽的乐器声。周云蓬的声音有“大漠孤烟直”的感觉,好像是边塞诗,意境深远。小河的调子很温暖,好像会拐弯,没有周云蓬唱得苍凉,但是内敛的情绪更重。我只觉得这是一首古朴美好的歌,是汉乐府或者古诗十九首,不是唐诗,不是宋词。
  还有《春歌》,一听到前奏的曲子就觉得很熟悉。民谣,民谣,是有生命力的声音,有原初的生,有炊烟的趣。周云蓬很有意思,好像很无辜地开了李白的玩笑:
••••••
  桃花潭水深千尺,可惜汪伦他不会游泳。 
  见那李白一冲动,头重脚轻掉到了水中。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水中喊救命, 
  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捞起来一看,是汪伦。 
   
  旁白: 
  李白同志,作为一名唐朝的老共产党员,请问您下水救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啊,那天: 
  日照香炉升紫烟,天气太热了, 
  飞流直下三千尺,下水洗个澡, 
  顺手把汪伦救起来了。 
  桃花潭水深千尺,怎及李白救我情
  还有《杜甫三章》。无尽的苍凉。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吟诵里,我好想才知道了什么叫诗。听到他在有风沙的声音中唱“剑外忽传收蓟北”,终于体会到一个真实情感的杜甫,和有气象的唐代。他把唐诗和唐代唱得风生水起。
  还有专辑里的吴侬软语,温婉极致。还有国语和粤语版的《游子吟》,我是在读诗呢。
  看到有的人写周云蓬没有了《中国孩子》时的高度。之前周云蓬还被认作是中国新时期摇滚的领军人物。民谣摇滚什么的我一直分不太清楚,但是《牛羊下山》,我听着是中国的民谣,这里面有我们民族的分量。
  最初说唱、布鲁斯都黑人的一种表达方式,后来流行起来,连白人音乐也要吸收它们的唱腔和风格。美国乡村音乐一直是美国音乐市场的三大主力军之一,上个世纪,Denver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在中国都大受欢迎。市面上流行的音乐我也听得很起劲,可是《牛羊下山》却给我民族的认同,周云蓬的声音带我穿越到华夏民族的原初,汉代乐府搜集民歌,唐代的边塞,还有桃花潭边的唐代诗人和居民。
  所以,我想到一个自己的比喻:《牛羊下山》是清水,而像田馥甄的《to Hebe》、周笔畅的《i,鱼,光,镜》这类是爽口小甜点,Dire Strait 的《sailing to Philadelphia》是有浓度的咖啡,它们各有各的滋味,但是,清水却总是最有滋润嗓子的效果,你永远都离不开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