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记忆中所涉及到的边缘

有一种对她的浅浅的喜欢却不是她的迷,偶尔想起来看一看她的博客,读一读她键盘下流露的生活,看到网页上弹出来的她的新闻会点开扫一眼,也找来她所有的电影和歌,都看一遍,都听一遍,还有什么和她有关的消息,有时候心血来潮会刻意去搜集,有时侯不经意间遇见~ 
她的身份是star,她的职业是演员、歌手,或者以后还会是导演,但是她不会是我的看客,她是一个生活在我世界之外的却让我不经意去关注的陌生人。 
因为她曾经是我执迷的一颗星,第一颗也是唯一颗星。 
五年级的时候一只燕子飞到了身边,我和所有的同学们开始疯狂地看《还珠格格》,聚在一起就讨论,记得一个雷电交加的傍晚因为恶劣的天气停电了,我们放学了被困在教室里因为没有带伞,没有人因为回不了家而着急,却都害怕因此而看不了《还珠格格》最后一集,我厚着脸皮跟爸妈要零花钱却不敢告诉他们都买了还珠格格的明信片,平时慈祥可亲对我从来很信任的班主任老太太因为无意中在窗子外看到我抽屉里的明信片而诧异地批评了我,那个时候虽然是快进入新世纪、千禧年,可是小学生还是不被赞成去狂热地追星,现在想想多少都是没必要的担心,因为我们还没有人痴迷到去做小燕子的“杨丽娟”,当然这是顺笔一句。 
于是我房间里最珍贵的东西成了抽屉里的一沓明信片,还有我收集的所有和还珠有关的报纸上的消息,好的评论,还有不好的评论。不得不生平第一次和老爸挣报纸,甚至把他没看的报纸藏起来惹得爸爸一阵匪夷所思。 
那阵儿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给所有来我家的姐姐好朋友看我收集的这些“珍品”。再整整齐齐小心翼翼的放好。 
当然最重要的是每天守着电视一遍遍的看还珠,甚至看完一遍不过瘾还租碟又看一遍,邻居的小孩这会儿也不和我吵架了乖乖地坐在我家和我们一起看得津津有味。终于第二部也看完了,我只能依依不舍地和小燕子告别了,却因为过度地不舍甚至觉也睡不好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叫看得热闹,只是觉得几个好看可爱的小姑娘闹哄哄的很有趣,其实根本就没看明白,要不怎么后来所有的媒体评论都说还珠不好看的、狗尾续貂的时候我还心里纳闷那些写文章的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那些所谓的肉麻的台词我怎么就一句也不记得了呢?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我真的不记得了,那时候觉得每天都过得很漫长,没有时间的概念。
直到有一天,中午看到爸爸手里的报纸娱乐版报道的全都是“流星花园”“F4”和四个很难念的很别扭的被称为花样男子的名字。还珠也好像离我渐渐远去。 
又过了一些时间吧,很意外的看到“军旗装”事件,整个报道写得义正言辞,老师还在班上特别讲了这件事情,“还是一个大学生呢···!”班班主任也已经换成很愤青的男老师了。再回想起来那一段时间以来所有收集的报道上写的还珠第二部拍得很失败的一大堆消息,我突然觉得心里无比的失落和失望,还有一股莫名强烈的义愤填膺,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可以这样去出卖自己的国家?! 
于是所有和她有关的都真的离我远去,我清理了最心爱的抽屉,所有的明信片,一张张的丢掉,所有攒下来的报纸一张张的撕掉,所有的都离我远去,不记得有多长的时间了,只是一片空白,大段的和她有关的空白•••再也不看报纸的娱乐版了,再也不买明信片了也。 
想起来后来的一段时间就是拼命地不喜欢她讨厌她了,甚至羞于和同学谈论曾经喜欢她的一段经历,再后来就是埋在书里好好学习升高中考大学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一个夏天,偶然看到还珠3的节目预告,于是一个夏天就是在对它的评头论足中度过,再后来就是《京华烟云》,看到她无比娴静的样子不适应,不知道作何评价,因为真的已经是不习惯了。 
更不记得怎样又开始慢慢看她的消息了,应该是长大时候的事了,奇怪的是长大以后虽然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却也不记得了。只是还记得为了看《天下无双》守着中央六台等到晚上十二点,怕吵着爸妈在隔壁休息把声音调到最小只能看字幕也很开心。 
后来渐渐地看完她所有的作品,听完她所有的歌,看所有采访她的节目,收集她成长的图片,•••一些一些,仿佛是幼年的自己回来了,只是我再也无法去评价她的电影电视剧和她唱的歌,我想有一些是我不太喜欢的类型,但是我还是去关注,我并不能足够到可以去谈时间,但是这种浅浅的关注的感觉,也有些时日了。 
印象最深的是早年朱军艺术人生采访她时她讲的一句话“•••最近我特别喜欢有力量的人,像麦当娜,像•••,做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太早了都,那时候还是很简单的。 
我说不出喜欢她的理由,我想她不是最好看的,她演戏不是最好的,声音未必很好听,她不符合很多人的味口,但这就是喜欢,不是么?一个有力量的人,我想她现在一定是了。 
还是,不是狂热的喜欢,只是存在于记忆中的某个边缘,不狂热,但是会在那儿,关注她的愿意展现给我们的生活,我会不去做一个看客,只是一个留意她的strang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