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我是鬼

    标题源自一个游戏。

    今天早上跟小同学讨论表设计的时候倍感压力巨大。这源自一切琢磨不透的细节和各种被打断的事件,以及一个亘久不变的问题:我的最大价值在哪里?

    我实在忍不住,统统诉说给涛哥。涛哥跟我讲了这句话:“每当你觉得负面情绪上身的时候,就想想你的那句话——我是鬼。”

    他们总在玩一个乐此不疲的游戏“平民、白痴、鬼”,我第一次加入的时候,连着两局的每个第一轮,都是直接被秒杀。
    第二次跟他们一起玩儿的时候,真是很不乐意。
    没想到第一轮,我就抽中一张“鬼”身份。心里很烦躁。确认我的盟友是小e(她很强大)后,我决定自杀。无声沟通的时候,我也不理解小e为什么那么诧异和不同意。后来我才知道她误以为我胸有成竹了。
    第一轮陈词我上来一句“我是鬼”所有人都惊呆了——我完全没有想到大家会是这样的反应,我记得好像飞机说“你完全没有想到你的同伴的感受哇”,惊觉我只是逃避了身份的压力,而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这纯粹是为了获得一种心理的解脱。
    第二次抽到鬼身份的时候,我扛了两轮扛不住自杀,大家建议说“你完全可以再忽悠一轮试试”。
    到后面我完全没有想到我逐渐游刃有余起来。

    所以,涛哥提醒我“我是鬼”的时候,我大悟:我没有跟谁在战斗,我只是在跟自己战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