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小姐

地平线上的小蚂蚁们

    地平线上的小蚂蚁,说的就是我和像我这样的小兵。

    上周五,我拒绝再一次参加纯粹是打发无聊时光的聚餐——我从来没有在下班后觉得无聊,何必要再去为了某不值得我不忍心拒绝的人而一路聒噪呢?这时楼上的超哥说他在珠海电信上班的大学同学赶过来看他,约我和楼下的天骄一起在天台上吃火锅——反正我每晚都要去天台上发呆的。

    来说说我们这群小蚂蚁的生活。
    楼下的天骄,部门的研发工程师,研发总监的得意门生——我一直戴着这么个有色眼镜看他。上次登录数据下降,我还问了他很久关于记录登录数据的问题。我看他从去年到今年,一天比一天胸有成竹,每次评审会议时总看到大大小小的人要问他确认方案。每天早上,研发总监都会把他叫到一边“传授独门秘诀”。
    好了,听一听他是怎么说的。
    “每天早上,老大会要求我们部门的每一个人,把当天的工作安排发给他,他逐个了解后,再根据每个人的当日工作量做调配,当日工作量超过100%的不管,当日工作量的没达到100%,老大就会从别处分配一些工作,保证达到100%。”
    “所以说你们老怪我们不给你们查证修复问题,我们哪里有时间?我们自己的活儿不干完,就得加班加点啊!”
    “你没有深入跟我们老大打交道时,是不是也觉得他善解人情,只不过自己工作狂一些?我起初也这么认为。可是他真得太严格了,每天早上都会把我们叫到一边训一顿。你背后新来的项目经理(注:一个每天笑眯眯乐呵呵的同事,跟他共事很不错),最近也被猛训啊。”
    “这周我跟老大提涨工资,再不涨就活不了了。老大说会跟人力讲。但是刚刚来工作的,不要那么看重工资。我心想,我不看重真得就没吃没喝了啊。”
    “结果人力老大约谈我,又是这一套!哈”
    “这一年每天忙得要死,可是我觉得我还是什么也不会!”
    ——直听得我目惊口呆。

    再说说从珠海电信赶来的小伙伴,我们一看到他,就说笑:国企的啊,待遇好啊,三大运营商,势头强劲。
    就我平日里观察的资讯,三大运营商里,移动数字电话时代,电信被移动迎头赶上,追悔莫及。但是这几年,电信跟联通的3G建设比移动好,又因为跟苹果做买卖,3G用户一直是三家三分天下。我们背后的移动,倒是天天忧心忡忡,担心被时代淹没,走了电信的老路。此为我的心理背景。
    来听听这个小伙伴是怎么说的:
    “一句话,温水煮青蛙。”
    “我们的待遇超差。电信九几年工资就是三千多,现在还是这个水平。九几年的三千块,那得是什么水平,电信内部购房一平米一千块,他们财富早积累够了。现在每天开着BM上班,领一月三千块的工资。办公室里年龄断层。除了我们,全部都是四十以上的老员工。”
    “上一周办公室一个九零后实在不想再被温水煮,裸辞。现在除了我,全部都是四十以上的阿姨,时不时给我介绍对象。哈”
    “电信移动没分家时,电信领导不喜欢那些想法多脑子活的员工,想办法把他们全部赶到移动去,后来移动分家,赚那么多,电信领导后悔死了。”
    “运营商每年向国资委还是发改委汇报工作,挣得钱全部上缴国家,又不会像私企那样合理避税,其实他们都是官员。政府拿着我们的钱去修基站,然后再从我们这里挣钱,放到国库里。”
    “你不觉得我们电话费、网费都很贵么?”
    。。。其实我们只是说着说着就说到这里,说了这些。仿佛这些谈资并不是我们每天过的日子,只要是在这样的夜色下、饭桌边,它们就是在我们对面的一幅画面或者,一出电视剧。

    我们甚至不用小心翼翼掩饰抱怨的语气,因为我们是在叙述、调侃,哪里来得及抱怨呢?
    太长的在校时间,也许让我们忽略了马上就要奔三的事实。每日还有的云淡风轻一刻,让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不仅仅现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一如既往的是一只小蚂蚁。

    我一边听一边插嘴一边小结“我们就是一只一只小蚂蚁啊”,大家狂笑。

评论